360财报 360净利暴增160%,出售奇安信获益29亿,称手机已不是未来重点

2019-10-12 admin www.qiuhuang.net
2464 浏览
导读:360财报360财报360净利暴增160%,出售奇安信获益29亿,称手机已不是未来重点:360财报文|AI财经社牛耕编|鹿鸣8月26日晚间,360发布半年报。其营收59.24亿元,同比减少1
360财报

文 | AI财经社 牛耕

编 | 鹿鸣

8月26日晚间,360发布半年报。其营收59.24亿元,同比减少1.67%;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0.52亿元,同比增长163.66%;但扣非后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.09亿元,同比增长15.76%;ROE则从上年同期8.55%显著增长至15.7%。

按业务划分,360的互联网广告及服务收入46.97亿元,同比略降1.16%;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4.82亿元,同比下降24.6%;智能硬件业务收入6.17亿元,同比增长22.57%;安全业务由于商业化时间较短,尚未形成规模化收入。

null

中报显示,360的净利润虽高,大多来自出售奇安信股份。到2019年8月,周鸿祎和齐向东这对13年战友正式分家,后者也成为360在网络安全市场上的最大对手,也是网络安全市场第一大中国企业。在刚刚过去的ISC 2019大会上,周鸿祎罕见地显露疲态。

让周鸿祎心心念念四年的手机业务,在上半年已失败告终,负责人被转去研发智能手表。周鸿祎在几天前颇为无奈地提起,“小米、华为确实很强”。

更让股民担忧的是,伴随谭晓生、石晓虹离开,360借壳上市的七位高层已全数离去,周鸿祎彻底成为孤家寡人。

null

最大收入来自兄弟分家

360财报中最耀眼的是,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40.52亿元,暴增163.66%。暴增的原因是:2019年4月,360转让奇安信全部股权,转让金额约37.31亿元。在报告期内,公司确认投资收益29.86亿元。

在上半年内,360被人讨论最多的也是和奇安信分家。奇安信是360在2015年孵化的网络安全企业,由周鸿祎早期的创业伙伴齐向东担任董事长。此次分家,360持有的奇安信22.59%股权被悉数转让,360的品牌、技术和数据授权也被收回。

转让股权提振业绩本是好事,但360和奇安信将在同一领域展开竞争。8月19日360举办的ISC2019大会上,周鸿祎做了“360重返企业安全业务”的演讲,谈及奇安信也更具火药味。

2019年4月,周鸿祎尚表示“卖掉奇安信是为解决奇安信的独立性问题”,帮老齐为登陆科创板做准备。如今,周鸿祎的说法已变成:卖掉奇安信是因为这家公司变得跟其他网络安全公司没什么两样,不是我想象的那种做得最酷的公司。

null

360在A股市场上是网络安全概念股,而齐向东在近日透露,奇安信已在接受北京证监局辅导,然后就会申报科创板。奇安信上市后,将成为360的有力竞争者。

齐向东曾供职于新华社,30多岁成为新华社通信技术局副局长。2010年3Q大战最火热之际,腾讯向深圳警方报案,以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,派人来北京抓周鸿祎。齐向东得到风声打电话给周鸿祎,叫他“赶紧逃,能飞哪飞哪。”后来有了一种说法:“只要周和齐没闹翻,在北京你抓不到周鸿祎。”

相比周鸿祎,齐向东有更深厚的政府关系积累,这也成为对360的重大威胁。目前奇安信已服务过4000万以上政企客户终端、100万台政企客户服务器、70万政企客户网站、20万单位的网络。奇安信拿到的政企客户数据,也比360的PC用户数据对业务开展更有优势。

尽管周鸿祎铺垫360进军政企安全已久,但根据财报,360的安全业务尚未形成规模化收入。奇安信的营收从2016年到2018年,则从6.56亿元迅速增长到23.94亿元,亏损也从2017年-3.46亿元收窄到2018年-1.58亿元。

在2019年4月,周鸿祎曾预言网络安全政企市场太小,“整个行业就100多亿元营收”。但齐向东预测,数字政府、智慧城市、智能工厂都将带来大量新业务,2021或2022年中国狭义网络安全市场将超过5000亿元。目前看来网络安全政企市场发展大好,而政府和国企又是第一大客户。这让360相较奇安信十分不利。

在360发出半年报的当天,股吧里也有投资者忧心忡忡地说:“360卖掉网络安全,接着还做网络安全?”360在这一领域的未来发展,将决定这家公司的命运。

四年手机终折戟

在2019年上半年,360的互联网广告及服务收入46.97亿元,贡献了总营收的79.28%。而根据半年报,360是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和移动安全产品及服务提供商,依靠海量用户基础进行互联网广告及服务变现。

但严重依赖PC产品也影响了360的增速。根据半年报,360的PC安全产品市场渗透率为96.63%,PC浏览器市场渗透率为83.12%,增长空间已极为有限。增速放缓在360财报中已有体现:互联网广告及服务收入同比略降1.16%、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同比下降24.6%。

相比PC软件产品,360的智能硬件业务收入同比增长22.57%,但收入6.17亿元只占全部营收的10.42%。在2019年7月,曾被周鸿祎寄予厚望的360手机业务被曝暂停,原360手机总裁李开新转战360老人智能手表。

在2014年,周鸿祎首次投资酷派,高调宣称“对不起,这次我来给手机圈添堵了。”如今4年的努力以失败告终。在8月19日的ISC 2019大会上,周鸿祎也谈起手机业务:“现在小米、华为确实很强,所以我觉得可能手机未来不会是360的重点。”

null

在智能硬件领域,360的增长主要来自于家庭场景:家庭防火墙、智能音箱、智能安全座椅等,并且360儿童手表也获得周鸿祎亲自站台。在公司内部,这被上升到“360 家庭安全大脑”的战略高度。

值得一提的是,2019年上半年,360儿童手表与收购的Kido儿童手表品牌融合。配合几次被否认的硬件团队裁员消息,这可能表明周鸿祎的硬件思路转变。2019年4月的媒体沟通会上,周鸿祎提到了小米模式:只自研核心产品,其他硬件通过投资获得,并对此大加赞赏。

360老将今安在

在半年报里,360还披露了老将谭晓生、石晓虹的离去。周鸿祎在ISC 2019大会上评论道:“高管的离职,只要是新陈代谢,我认为不是一件不好的事情。”他表示,任何公司,某一天也会有人离开,这都很正常。

但让外界不安的是两位高管的职级之高。谭晓生在360内部有“谭校长”之称,曾任360主管技术的高级副总裁、首席安全官,与周鸿祎搭伙十载。石晓虹则曾担任法定代表人、执行董事。他一度是周鸿祎最信任的人,在西安交大时就是周鸿祎室友,参与过他所有创业项目。

null

事实上,360从2018年回A股以来就一直在损失元老。2018年4月,360副总经理兼财务负责人姚珏、副总经理兼人力资源总裁廖清红先后离职。2018年6月,360副总经理,首席商务官杨超辞职。2018年12月,360副总经理副总经理曲冰离职。

至此,伴随360借壳上市的七位高层:姚珏、谭晓生、杨超、廖清红、曲冰、石晓虹已全部离职。说周鸿祎是孤家寡人也不为过。

目前,360股价为18.6元,相较2018年回A时最高点66.32元已下降71.95%。谈及股价,周鸿祎略有无奈地表示:不关心,不然会得心脏病。

360财报
导读:360财报360财报360净利暴增160%,出售奇安信获益29亿,称手机已不是未来重点:360财报文|AI财经社牛耕编|鹿鸣8月26日晚间,360发布半年报。其营收59.24亿元,同比减少1